•   4月16日消息,亿邦动力网独家获悉,2014年8月出任天猫服饰总经理的“千万姐”李淑君将于近期离职。

      一名不便透露姓名的天猫服饰商家指出,天猫2015年第一季度核心KPI之一是“KA客户的销售增长必须达到60%”。而李淑君此次离任可能与未完成该KPI有关。

      更关键的是,唯品会在第一季度同品类的KA商家销售增长达到了100%。在这种情况下,众多天猫各个类目负责人都承担着巨大的压力。

      据亿邦动力网了解,李淑君2009年进入电商行业,2010年7月加入GXG。这一年的双11,李淑君在电商圈里一战成名,单日为男装品牌GXG斩获了1005万元销售业绩,那个瞬间之后,她加冕“千万姐”的桂冠。

      不少商家指出,李淑君出任天猫服饰总经理后,天猫出台了诸多打击爆款、增强品牌化、回归商业本质的策略,有利于服饰类目的良性发展。

      2015年3月6日,阿里巴巴集团将聚划算、淘宝、天猫三大平台合并,行癫成为总负责人,阿里电商掀开改革大幕。天猫服饰类目的风向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      人事变动后天猫发布了第一个重要政策:开始定向招商,关闭商家自主申请入口,列出了定向邀请的品牌名称,其中服饰类目招商的品牌数量极少,该类目的入口大幅缩减:在服饰大类目下,男装品牌数为43个,女装品牌数为22个,男女内衣及家居服为9个。

      从客观上看,部分服饰商家销售规模在过去一年中确实没有明显提升。商家认为,这应该和天猫的整体发展状况相关。

      一位男装卖家指出,2014年春季,天猫男装类目排名位居60位的商家,当天销售额在20万左右;在2015年春季同期,天猫男装类目同样在排名60位的商家,当天销售额还是在20万左右。“依靠搜索和自然流量而获得销量增长的品牌,在2013年到2015年这段期间都发展缓慢。”

      服饰一直是天猫最为倚重的品类,而在早期淘品牌起伏过后,传统品牌在库存消解之后,纯线上业务也基本陷入增长乏力。某排名TOP10级别的女装互联网品牌高管向亿邦动力网透露,在过去一年中,整体营收增量基本为零。

      “消费者粘性、可支配收入实物消费(生活服务类不在此列)在阿里系下的金额比例在可预见的下跌。现在买和卖,供需之间有效对接的用户体验缺陷初露端倪。过去的“评价+DSR+历史成交记录+信用制”,因为商家端业务下跌而越来越凶,刷单等原因在消费者心中广为人知,消费者的信任成本越来越高。TOP的KA商家即使在疯狂扶持的情况下,依然增长乏力。”某资深电商操盘手犀利点评道。

      在多数电商品牌商操盘手看来,相比天猫,唯品会更尊重零售规律,其运营策略也更加贴近品牌的感受。

      实际上,无论服饰行业,还是整个电商大盘,天猫的领主地位正在被更多平台和去中心化的移动电商所吞噬。唯品会的紧追不舍,以及京东对服饰领域的扩张,都让天猫深感压力。而就在日前,日本快时尚品牌优衣库正式入驻京东POP,而在此之前,其只在天猫开设过官方旗舰店。

      某垂直B2C财务人员曾向亿邦动力网透露,对比淘宝市场与天猫市场,可以发现2014年天猫市场GMV占比已经在31%这个点位上连续徘徊了3个季度;而淘宝市场GMV的同比增长在上升。“如果不考虑‘刷单经济’因素,或说明阿里巴巴零售板块业务在往回倒流量。”

      阿里巴巴的整体业绩依赖淘宝系的增长,而天猫又是淘宝的重中之重。这也解释了行癫的掌控力为何从淘宝跨越到整个阿里零售系(天猫+淘宝+聚划算)。

      如同赛场上,球队成绩不好,先换教练而非大牌球员或俱乐部经理一样。从天猫换帅主到天猫服饰经理离职,亦可管窥阿里高层对天猫业绩未达预期的失望情绪。幸运赛车

      业内深喉点评认为,天猫仅依赖平台新增客户,而不是经过淘宝培养过的高阶客户过渡至天猫这一有效的迭代过程,天猫未来出现跟淘宝一样的“下流化”不可避免。

      “如果阿里不能在产能过剩淘汰的终点前,扩大基于广告、实物商品交易的信息化,介入到更广阔的产业信息化的纵深,则当前可见峰值高点。”上述人士指出。

幸运赛车天猫再震荡:服饰类目总经理李淑君离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Online
TEL

0769-66889888